《邪恶》:科学与信仰的轮舞

美剧资讯人气:加载中

笃信上帝的见习神父和相信科学的心理学家携起手来处理各种神秘事件,这个非常《X档案》的“信仰vs.科学”的设定被《傲骨贤妻》的编剧夫妇运用在了两人的最新美剧中。

过与《X档案》不同的是,这部剧并没有多少科幻色彩,外星人也不是本剧的关注对象。

连环杀人犯声称被魔鬼附身、死亡三小时的少女解剖时复生、智能音箱中传出恶魔低语……这些才是《走近科学》,啊不,是《邪恶》(Evil)这部剧想解决的问题。

chatu1.jpg

女临床心理学家Kristen Benoist是地检办公室聘请的专家证人,负责鉴定罪犯在犯罪时是否有自主意识,可以为自己的罪行负责。在第一集中,她鉴定的一个犯人疑似被恶魔附身,借此她认识了见习神父David Acosta。在后者和他的无神论技术同事Ben Shakir的帮助下,她破解了这个附身事件,并且接受了神父发出的工作offer,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协助评估教会收到的驱魔、奇迹等各种超自然现象的申请。

对事件原委的“打脸式”揭秘是《邪恶》中的一大看点:可能Kristen前一分钟还在讲述生理学或心理学上的原因,后一分钟就发生了科学无法解释的情况;又或者连KristenBen都想不通原理的异相,由神父察觉了答案。

科学.png 

观众随着剧情进展做出的种种假设一次次被新出现的线索推翻,在45分钟的时间里,态度在“科学论”和“有鬼论”之间来回摇摆。

隐藏在每一桩事件之后的,是鬼怪和人心。至于是二者中的哪一个,不看到每集的末尾,我们无从知晓。

除了每一集聚焦的分支事件外,《邪恶》早早就放出了主角们要面对的大反派——Dr. Leland Townsend(由《疑犯追踪》中的“宅总”Michael Emerson饰演)。

宅总.jpg

Leland也是一位心理医生,他外表文质彬彬,但实际上一心致力于散播与扶持罪恶。同为法庭专家证人,他与Kristen针锋相对,试图推翻她作证过的案子,让无辜之人蒙冤入狱,变态杀人狂逍遥法外。他与见习神父也有一段过往,后者早就知道他的邪恶本性。

神父给Kristen说明Leland的身份时,提供了两种解释:连接者(connector,邪恶的鼓励者和散布者)和精神变态,前者暗示着一种超自然存在,后者属于科学范畴。正如神父不强求Kristen接受某一种观点一样,本剧的基调也是如此——几乎所有的事件,都可以存在两种解释。

在第一集困扰着Kristen的夜魔可能来源于她之前看过的一部恐怖电影,但当电影主创在幕后花絮视频中表明这是“从噩梦中得到的灵感”时,剧集又似乎暗示着也许他们都亲眼目睹了这个怪物。

george.png 

第二集的事件虽然得到了一个科学性的解答,但其中依然存在无法解释的“神迹,相信所有超自然因素都有技术原因的Ben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依然困扰着他,甚至令他的无神论有所动摇。

每一个事件虽然已有结果,但并没有彻底结束。就像是在一个理性闭环上裂开了一个小口,那里有一个指示牌将你引向另一条跃动着暗影的道路。这种模糊感和矛盾感催生的不安在第四集被推到极致,也造就了本剧迄今最令人后怕的高分单集。

小男孩.png

幼小的男孩心存嗜杀之念,这似乎在拷问观众,因何诞生的邪恶才最可怖——是后天环境的影响,还是天生的扭曲?我们无法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而这种不确定性正是《邪恶》的魅力。

总的来说,《邪恶》是一部有野心也有玩心的作品,它吸纳了众多惊悚作品的元素,单是在第五集,就融入了拍鬼节目、驱魔和万圣节怪谈几个元素。

第五集中的这个镜头(上图)完美还原了电影《驱魔人》(下图)的标志性场景。

驱魔2.png

每集还试图展现复数的故事线,在分支和主线之间保持平衡(虽然并不是每一集都保持了高水准)。

随着各种支线和线索不断抛出,不仅是几位主角相遇后经历的事件,包括他们的过去,都有很大的挖掘空间,不禁令人担心每一集挖的坑是否能够在后面全部填回来。

尤其是女主的家庭设定。与剧中的其它超自然因素比起来,一个丢下妻子和四个小女儿跑到珠穆朗玛峰做向导的丈夫显得更加神奇一些。

所幸《邪恶》已经被续订了第二季。这种类型的剧集总是活不了太久,如果你也喜欢这种调调,且看且珍惜吧。



上一篇:《幽灵写手》:当书中的虚拟人物变成现实
下一篇:亡命小鸳鸯重聚首,9分“甜丧”剧再上路
文章打分:
评论加载中..

Copyright © 2015-2018 All Rights Reserved